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穿书女配的生存纪实 > 第一百八十三章
听书 - 穿书女配的生存纪实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一百八十三章

穿书女配的生存纪实 | 作者:有匪冰糖| 2020-06-03 17:03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男人的上半身 裸 露 着,仅仅在腰部围了一条浴巾,紧实的肌肉和白嫩的皮肤在她眼前形成了激烈的碰撞感,以至于让她轻易的就忽略了男人阴沉的脸色。

    宁时的脸色确实阴沉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,而事实上因为在沐浴,男人锋利的下颌处也隐约有水滴凝聚,在灯光下若有似无的闪烁着,让人怎么都忽略不得。

    洛落不自觉吞了吞口水,就连耳边阿历的声音都变得模糊了,她听不清电话那边在说些什么,却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的声音只有一个字节。

    其实她想说的是:你怎么出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却也只是这短短的一个字节的时间里,男人已经长臂一捞,将她困在怀里,随即霸道又激烈的吻便铺天盖地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吻来得过于突兀,以至于洛落的脑袋是懵的,身体也是懵的,只来得及轻声嘤咛一声,以示回应。无辜的手机就在她掌中滑落,惨烈的掉落在柔软的地毯上,连一丝多余的声音也未发出。

    屏幕依旧是亮着的,上面也依旧显示着通话中的界面,而那一声微弱的嘤咛也因这一室的寂静被尽数收入手机的声筒之中。

    时间仿若是静止了几秒,却又在悄无声息之中缓缓的流逝着。洛落的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旋转,直到她的重心缺失,双脚腾空而起时才恍然恢复一丁点儿的神智。

    她不禁惊呼一声,双手紧紧攀住男人颀长的脖颈儿,在看到白色的纱布时却又莫名紧张起来,“你的手!”

    印象里那道蜿蜒如沟壑般的伤口横亘在宁时的一整个小手臂上,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快放我下来。”刚刚缝合的伤口如果因为她开裂了,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!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她看着那道伤口时的心情,当医生一针一针的扎入伤口附近的皮肤,随后又带着细线从另一处皮肤穿出时,有很多很多的血流出来,那些血就像是滴在了她的心里,那些针就像是也扎在了她的心尖上……

    她的脸色惨白,被他抱着的身体也不禁微微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伤口隐隐的疼着,男人不禁皱起了眉,低声呵斥了一句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洛落立即又不敢再动了。

    男人直接抱着她走进了里间,最后轻轻的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,少女凌乱的长发铺散开,像是一根根柔软的黑色蛛丝,蜷曲缠绕,缠绕住他的身心,让他此生都不得自由。

    他早就被她彻底捆住了,期限是永久。

    他低垂着双眸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脸上是前所未有的严肃。而那道目光犀利又灼热,迫得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洛落被他看得很不自在,局促的想要起身,男人却在这时突然欺身上来,轻易的就将她困在了眼前的方寸之地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困住了自己,那么过了今夜,她也将永远属于他。

    少女的手就抵在他 赤 裸 的胸膛前,又娇又软,他将她的手腕扣在她的耳侧,粗粝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那道鲜红的印记,此刻也越发的艳红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属于他的印记。

    她只属于他,他也只属于她。

    是谁说过,想要判断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你,只要看他的眼睛即可。他爱你,他的双眼会闪闪发亮,他不爱你,他的眼睛就不会有丝毫的波动。

    而此刻,洛落发现宁时看着她的双眼温柔又专注,里面满满的映着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依旧爱她的证明吧。

    她心里不禁有些小得意,很想就像上次一样笑着说:宁时,你又露馅了!

    可是她不敢,她怕又会莫名的触到他的逆鳞,她便也因此极力拘着想要弯起的嘴角,直到零星的水珠从男人垂落的发丝上掉落下来,直直的落在洛落的耳侧,她的眼睫便也跟着那滴水珠微微颤抖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垂眸,最后飘忽的目光只能落在男人下巴处微微青色的细小胡茬上。

    时间再次凝固,空荡的房间滋生出无限的暧昧和旖旎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……”她咬着唇,男人的薄唇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男人看了她半晌,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,声音低低的,像是浸淫在陈年佳酿之中,“明知故问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太过直白,直白得洛落连呼吸都跟着一滞,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绯红,一直蔓延到耳根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好像热得不行,几近罢工的大脑还在做着最后的抵抗,“可是你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告诉你不要乱动……”他的嘴角也溢着轻柔的笑意,“因为,我会疼。”

    脑袋里连最后一根弦也彻底被崩断,男人轻易的吻了下来,肆无忌惮又充满柔情,从她的眉心到鼻尖再到耳垂,一下一下,带着他素有的冰凉体温,浅尝辄止,却又缱绻缠绵。那些被他吻过的地方也都因为那微凉的触感而 颤 栗,转而又变得灼热,又痒又痛,酥 酥 麻 麻,难以忍耐。

    “宁时……”她屏住呼吸,低声唤着男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她都不敢再动,理智与 欲 望 交织缠绕,时而清醒,时而迷离。最无可依附的时候她也只能紧紧的揪住床单,咬紧了牙关,看着头顶高高的天花板,美丽耀眼的灯光之上依旧是宁时喜欢的繁复纹路,她也似乎彻底来到了属于宁时的世界,复杂,高贵,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在浴室的门口响了一遍又一遍,男人额头的汗水一滴又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和身上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过了很久,但具体又不知道多久。她只知道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萦绕着属于男人的气息,她一直游荡又不确定的心此刻似乎也彻底的在这栋房子里,在这个若即若离的男人身下扎了根,生了枝叶,繁茂壮大……

    那池原本为宁时准备的洗澡水因为被设定了恒温状态,到此刻也还是温热的。洛落被宁时抱着坐进了浴缸里,缓了好一会儿身体的疼痛才算慢慢退去。她的脸依然潮红,微微垂着眸将目光撇到一边。

    男人轻轻亲吻了她被水汽浸湿的额头,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,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洛落这才委屈的抬眸看向他,似乎是想要控诉,最后却又作罢,然后摇摇头,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宁时无奈的叹息一声,将她纳入怀里,撩着温水一下一下淋湿她纤巧的肩头。而少女也极是乖巧的待在他怀里,用细如蚊蝇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说着:“宁时,你娶我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终于忍不住勾起唇角,“好。”

    洛落坚持着给宁时重新包扎了伤口才肯入睡,夜色沉沉,宁时看着身边娇软静谧的睡颜,心头某一处似乎也变得柔软起来。他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菱唇,一下又一下,不带有任何的 欲 望,却又像是永远都得不到满足一般。

    他真的是爱极了她,这一辈子他都没有这样深爱过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窗边的白纱第N次被吹起时,他才悄然起身,走过去关了窗,将空调调在了他认为更适宜的温度,然后走了出去。路过浴室时,他无意中踩到了什么,拾起来才发现是那个曾经让他无比厌烦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在一片漆黑中点开了屏幕,不用猜轻易就能破解的手机密码。“阿历……”他冷嗤一声,然后清空了来电记录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样做很幼稚,但为了喜欢的女人耍点小心机,又有何妨呢?

    宁时将手机调成了静音,随手放在了一边,然后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门外威廉和宁礼早已等候多时,见宁时走出来,齐齐微微鞠躬说道: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宁时点点头,算是简单的回应。

    几个人跟随着宁时来到书房,宁礼身后的凑明成打开手中的平板电脑恭敬的放在宁时的眼前,上面播放着的正是白日里发布会现场无人机和监控录像拍到的画面。

    宁时凝眸看了一瞬,其实刚刚这份视频就已经传到了他的私人电脑上,只是因为洛落在身边,所以他还没有来得及细看。

    而此刻凑明成按下了暂停键,画面立即停止在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摘下墨镜的一瞬。他皱着眉,不禁觉得有些眼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男人的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,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人在洛落的身边曾经待过一段时间,而且就活动在他的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威廉觑了眼自家先生的脸色,适时的汇报道:“这个人原名楚月,资料显示出生于南城,最早的记录是在南城郊区的一家孤儿院,曾经化名齐芮在桁檀宫服侍过钟落落小姐一段时间,后来宁凡串通沈家的事情败露,她的底细才跟着被牵扯出来,只可惜后来被她逃了,刑河齐家也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,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眼眸沉了沉,冷声道:“这些我都知道,说点我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宁礼干咳了一声,上前半步,苍老的语调就像他本人一样刻板有礼,“我曾经亲自去南城和刑河两地查过,南城那家孤儿院在十二年前突发一场大火,无人生还,而楚月本人也在死亡名单上。至于刑河齐家家世清白,且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那里,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,如果真有异心,我们的人也会极早察觉,不可能隐藏得如此完美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,齐家的人并不是早有预谋的消失。”

    宁礼点点头,声音沉重,“对,极有可能是被集体挟持,甚至是,”他顿了顿,“死亡。”

    书房里一瞬间极度凝重。

    整个齐家在一夜之间被集体挟持甚至遇害,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隐藏在暗处的对手远比他们想象的要更加强大,甚至是还处在某些未知的势力当中。

    而如今以宁时的能力,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做到这一点的人究竟是谁,恐怕连他自己都想不到,更查不到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被动与不利!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这一刻他突然想起那个神秘人苍老的声音,远如洪钟:“你将失去世界之主的资格……会逐渐褪去光环,变得平庸,到那时危机也会随之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楚月……”他危险的眯起双眼看着窗外黯然的星空,你究竟是谁呢?潜伏而来又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暗夜里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虚空中伸展蔓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洛落整个人像是生病了一样,意识沉沉的昏睡了很久。屋子里遮光窗帘挡得紧实,窗外的半点儿阳光都透不进来,直到洛落彻底睁开眼,眼前也依旧是一片黑沉。

    她光着脚摸索着下了床,将窗帘拉开了一个小缝隙,立即有刺眼的光射进来,洛落不禁眯了眯眼,很是适应了一会儿,才彻底将窗帘拉开。

    窗外骄阳普照,温风徐徐,暖烘烘的吹在脸上,使人惬意。即便是市中心,别墅区也依然安静,远远的可以看到围墙外有过往的行人走过。她站在窗边看了会儿,感觉都是她喜欢的风景。

    身后的房门外隐约传来了细微的声音,她想到了宁时,脸上微微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房间的隔音很好,以至于她并没有听得几分真切,只是快步走到门边拧动把手,将门打开了一道缝隙。声音陡然变得清晰起来,一声一声像是悦耳的银铃,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会在时哥的眼皮子底下出现这样的事情,昨天刚听到消息的时候我们全家都被吓了一跳呢 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凑曼卉。

    洛落险些无力的滑倒,脸色瞬间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的太过于突然,此时此刻门已然被打开了一半,她就这样毫无准备的暴露在两人的视线中,更糟糕的是她的身上还穿着属于男人的白色衬衫,宽大的下摆遮在光 裸 的双腿上,让人更加觉得难堪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男人看向洛落,声音淡淡的,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只是在看见少女 光 裸 着地的双脚时,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反倒是凑曼卉更诧异些,目光在男人与女人之间徘徊不定。

    怪不得……他会这么着急的解除两人的婚约。

    当早晨她听到家人告诉她这个消息时,就像是被判了死刑,曾经所有吹捧她的人都换上了一副怜悯的表情看她,她向来心高气傲,如何接受得了呢?

    所以她会主动跟着爷爷来这里看望宁时,更刻意单独留下陪宁时闲聊说话,却意外的看到了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渐渐变得黯淡,心中既不甘又嫉恨,明明离那个位置已经很近了,却还是就这样轻易的被人夺走。

    可是那又能怎样呢?她就算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用家族的未来做赌注!他是c国权利与金钱的核心,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。他说不可以在那个女人身上动歪心思,她便不敢动,他说解除婚约,她和她的家族也只能感恩戴德的答应和配合,甚至还要满面笑容的前来探望他的病情,就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只为了打破凑家将被遗弃的可笑流言……

    而她此刻也只能作为一个不相干的旁观者,看着那个女人衣衫不整的从他的房间里出来,看着一向冰冷得不近人情的宁时放下手中的一切,起身殷切的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原来他对那个叫洛落的女人,真的与别人不同。

    洛落无措的站在原地,眼看着男人颀长的身形轻易的将她笼罩在阴影之中,他比她高出许多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时也莫名的给了她更多的压力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她连呼吸都是痛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面前的男人,一脸关心她的样子,这种时候往往最深情也最迷人,试想一下,一个呼风唤雨冰冷无情的男人,唯独只对一个人好,而恰好那个人就是自己,这是何等的幸运与怜惜,足以让任何一个憧憬爱情的女孩子疯狂沦陷。

    只是他在面对凑曼卉或者其他女人时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?

    她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忽然觉得自己幼稚又可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,吵醒你了?”宁时能敏锐的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,柔声问着,生怕会惊到了她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想要帮她整理一下略微有些凌乱的额发,却被对方无情的躲开。他的手僵硬的顿在半空,眸光倏然冷沉。

    气氛急转直下,旁观的凑曼卉能感觉到,离得最近的洛落自然也能感觉到。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自觉的想要躲开,她只知道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,在他面前,她几乎不能控制自己难过的情绪,几乎紧绷得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从前她明明不是这样的!

    “对,对不起。”她顿了顿,连保持平常的语气都变得艰难,“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对,要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在她彻底想清楚一切之前,她没有勇气再面对宁时和他美丽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逃着离开的,掠过宁时身边,甚至还能感觉到自他周围散发的森森冷气。

    他在生气。

    但是她没办法再顾及这些。

    她逃得匆忙,专注,以至于丝毫没有注意到一边的凑曼卉眼中快速闪过的一丝阴冷。

    她只是听见凑曼卉清甜的声音:“时哥,其实我昨天就想来看你了,可是在大门口就被宁管家给拦住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,但凑曼卉却依然自顾自的说着:“谁能想到一个管家什么时候也有这么大的本事了呢,哎,想想还是我爸爸说的对,对待底下伺候的人呀,就要恩威并施,时哥你就是对他们太纵容了,有些人才会找不准自己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洛落的身形猛然一顿,凑曼卉再次意有所指的说道:“不过再怎么一时受宠,丑小鸭也还是丑小鸭,怎么都变不成真天鹅的对吗。”说着她忽然捂着嘴笑了起来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洛落胸口窝着一口气,快速的反锁了洗手间的门,打开水龙头捧起一大把清水泼在脸上,这才感觉冷静了一些,再抬起头,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少女脸色一片惨白,看起来有些憔悴的样子,她清楚自己相貌平平,算不上憨态可掬,更够不上楚楚可怜,顶多算是长相清秀,自然不如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凑曼卉,更不如天女下凡的钟落落。

    所以她自卑,她怀疑,她一次又一次的放下自己的尊严,降低自己的底线去接近,去触碰。

    她一直坚信宁时的心里有她,可是她现在却迷茫了。

    如果宁时真的爱过自己,那他到底爱自己什么呢?

    而她现在的存在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情人吗?还是第三者?

    她不禁扪心自问,自己难道真的愿意放弃最后的底线,去做宁时的情人吗?

    很快,她的心中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洛落打开门走出浴室时,脸上已经恢复了从前的平静,她低垂着眼眸,即便此刻没有抬头,也能感觉到宁时犀利冷沉的目光笔直射过来,如芒在背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却反而坦然了许多,或许是想通了一件事后,人的心情就自然会变得豁达,阿历说的对,这一次她心爱的气球也飞走了,但是她却不会再哭了,这或许就是成长吧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努力了就好,至于结果,已经不再重要。

    她会离开,把昨夜当作自己最美好的回忆收藏起来,然后寻找一个平静的地方继续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洛落现在要做的就是堂堂正正的走出去,离开,这是她最后残存的一丝尊严。

    凑曼卉此刻已经走到宁时身边,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到此刻的古怪气氛,只是嫣然一笑:“时哥,爷爷后天的六十大寿,你会到吧?”

    洛落抬手将脸侧的碎发别在耳后,然后决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身后男人冰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洛落的身形顿了顿,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回家?

    宁时的胸口处堵住一口气,他在这里,她却还有别的家?

    “洛落。”男人的喉结微动,声音冷如冰锋,“今天你走出这个门,我们就彻底完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就彻底完了!

    像是触碰了某种禁忌一般,屋子里再次陷入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所有搭建起来的坚强在这一句话落地的刹那间崩塌,明明她刚刚已经做好了决定,可是此时此刻,她却连一步都迈不出去。

    洛落死死的咬着唇,脸色一片颓败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难道留下来看你享齐人之福吗?”她的声音轻轻的,就像一片飘零的羽毛。

    男人眼神倏然一厉,疾步走到她面前,一字一顿道:“我,没,有!”

    洛落转回头,强撑着冷笑一声,“没有吗?未婚妻和情人共处一室,不是齐人之福是什么?”她想她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偏激的对一个人说这么难听的话,可她就是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宁时的唇角紧紧抿起,额头上爆出几根青筋,“住口!”

    洛落被他这一声低吼彻底吓到了,清泠泠的眼睛里似乎也浮上了一层迷蒙的水汽,“对不起……”或许她真的不应该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委屈的情绪一旦爆发,就会变成不可控制的潮水,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,眼泪一颗一颗的滚下来,变成一串,挂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是比在情敌面前掉眼泪更丢脸的事了,她胡乱抹了把脸,转身要跑,却突然被身后的男人扣住手腕。

    他的手劲很大,几乎是下一秒,她整个人已经被他霸道的拽进了怀里。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似乎也被气得不清,沉着一张脸,她挣扎,他索性便将她按在墙上。

    男人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她,声音冷硬:“曼卉,你先出去,告诉凑老,他的寿诞,”他咬咬牙,“我会到。”

    凑曼卉冷眼旁观着这一切,几不可闻的轻嗤一声,才回应道:“好。”然后她拿起手包,悠哉而去,临走时甚至还傲慢又轻蔑的瞥了在宁时怀里的洛落一眼。

    “绣花枕头……”出了门,凑曼卉才忍不住讥讽一声。

    屋子里终于彻底安静下来,只剩下两人无声的对峙。洛落不肯抬头看他,眼泪将落不落的样子,显得幼小又无辜。

    男人困着她的手臂稍稍松了些,喉结滚了几滚,淡淡道:“她走了,你满意了?”

    洛落咬着唇,避开男人要给她擦眼泪的手,“我才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以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,原来也会吃醋呀。”宁时的眸光专注的落在她身上,声音低低的,似乎有几分诱哄的意味。

    洛落自己抬手胡乱的擦了下眼泪,鼻头红红的,“我有什么可吃醋的,我又不是你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她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洛落愣住,抬头不敢置信的看他。

    男人的俊脸微微的凑近,长臂一伸,从她身后的架子上拿到了洛落的手机,简单的按了几下,然后塞给洛落。

    “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洛落还没搞清楚状况,茫然的看着手机,上面是早间的头条新闻,宁凑两家解除婚约联合声明。

    洛落恍然,顿时头顶上的乌云都跟着散去,一瞬间万里放晴。她张张嘴巴,到底没发出声音,因为着实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难为情的低了头。

    “这回还生气吗?”

    洛落摇摇头,声如蚊蝇,“对不起,刚刚……”她脸上也跟着滚烫起来,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以为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为我什么?享齐人之福?”宁时挑挑眉毛。

    洛落干巴巴的闭了嘴,更加觉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良久,她闷闷的说:“对不起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,我控制不住,以前我明明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抬手捋顺她的长发,目光意味深长,“洛落,你终于也知道患得患失的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洛落脸上写满了茫然。

    他低眸轻轻的吻上她,浅尝辄止,炙热又暧昧的呼吸将她包围,“真好。”他的食指点了点她的胸口,“你这里终于完全属于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开始轻轻的啮咬她的嘴唇,下巴,耳垂,洛落有些吃痛,推拒他,“你属狗的吧?!”总是喜欢咬人。

    男人被骂了唇角还依然勾着浓浓的笑意,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说,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洛落信以为真,弱弱的说道:“其实我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越发的靠近,“哦?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洛落十分认真的想了想,“吃面吧,还有冰淇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男人的手开始不安分的盘桓向下。

    洛落终于后知后觉,惊呼一声,“不要!快点放开我!”

    男人猛然将她按在怀里,低沉的声音也充满了暧昧与诱惑,“你先喂饱我,我再喂饱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就像是一只永远不知餍足的野兽,一次又一次的占有着她,而她却也只能被动的配合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情到浓时,他问她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仔细感受了下,实话实说,“疼。”但是明显没有昨天疼了。

    男人不禁有些挫败,捏了捏她的腰,眸色深深,“乖,放松些,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,这是你必须要经历的事。”

    洛落默默的想着,是呀,原来不知不觉中,她已经从一个少女蜕变为女人,而她喜欢的男人此刻就和她在一起,以一种极度亲密的方式拥有着彼此。

    上帝的创造竟然是如此奇妙!

    他轻轻咬她一口,含糊不清的说着,“专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洛落傻乎乎的应着,抬起两截藕臂顽皮的攀住宁时的脖颈儿,然后试探着吻上他略显凉薄的嘴唇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青涩又笨拙的吻,唇瓣紧贴在一起,她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,出乎意料的,她清晰的感觉到男人倏然收紧的肌肉和骨骼,下一秒,便是风雨交加的冲 动与侵 袭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外面晴空正好,而室内一片旖旎芬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即便是受了伤,宁时的工作依然繁忙。洛落也在隔天回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的气氛似乎又有了新的变化,所有人见到她都充满了敬畏和殷勤,她的桌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,各个名贵不凡,洛落也从最开始的胆战心惊到后来已经的麻木叹息。

    领导也不再分派正经的工作任务给她,每天做的最多的也就是给宁时送送午饭和咖啡。

    她偷瞄两眼正在专心工作的宁时,男人终于忍不住抬眸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洛落立即眼巴巴的凑到跟前去,宁时长臂一伸,洛落便被拉坐在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他宠溺的亲亲她的额头,“怎么?很无聊吗?”

    “宁时,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淡淡应着。

    “办公室的人际关系应该怎么处理才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静静看了她两秒,眸色有些冷,“有人欺负你吗?”

    洛落赶紧摇头,“不是的,只是大家都对我太客气了,客气得我有点……”她仔细寻找着措辞,“害怕。”说完她眼巴巴的望着他,“你说这种情况我应该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宁时静默了半晌,终于执起她的揉夷把玩着,“很简单,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洛落诧异,“那怎么行?”

    宁时勾勾唇角,“和我在一起就是这样的,恐惧你的人自然会对你敬而远之,刻意接近你的人也不见得会有几分真心,”他目光灼灼的看向她,“其实她们多半都只是想要利用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学会如何去应对那些虚伪的面容,更要学会分辨身边每个人究竟想要在你身上得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年少的时候他不懂这些,也因此经历了许多背叛与失望,后来他越是体会得深了,懂得多了,就变得越发的孤独。他开始喝酒,开始把自己关在画室里作画,画下了数不清的印象里丑恶的嘴脸。

    直到他遇到了如一张白纸般的洛落。

    洛落沉默了下,目光充满怜惜,“那你一定感觉很累吧?”

    宁时不语,目光幽深黯淡。

    洛落心疼的抱住他,娇娇软软的说着:“没关系的宁时,以后有我陪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呼吸一滞,良久才不由得会心一笑,“你不怕?”

    洛落有些茫然,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他怕她最后会变得和他一样孤独,一样寒冷,一样深不可测和铁石心肠。他更怕他们到最后会在权利与金钱的浸淫下算计彼此,夫妻离心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习惯了背叛与孤独,只是他的洛落又单纯又脆弱,只凭着一腔孤勇与热血,就这样闯进了他早已经被禁锢得密不可封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倏然将她拥入怀中,双臂紧了又紧,声音低沉又坚定,“有我在你身边,什么都不用害怕。”

    这世间可诛他心者,唯洛落一人。而他,心甘情愿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