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大隋第三世 > 第374章:安息吧你
听书 - 大隋第三世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374章:安息吧你

大隋第三世 | 作者:碧海思云| 2020-01-14 23:3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“结束了!”迎着夜风,杨侗冷冷的说了一句,气氛骤然一紧。

    “准备。”一身银甲的谢映登肃然下令。

    “刷!刷!刷!”

    夜空中传来一阵阵闷响之音,那是弓弦崩紧之音,也是死亡之音,巨大的声响如闷雷一般回荡。

    窦琮也在下令:“准备!!”

    五千死士各自亮出一把把小斧,做出要将掷出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掷。”

    一把把小斧划破长空,如一只只蝙蝠、夜枭,笼罩向自己眼前的枪盾阵,带着尖利的呼啸,朝隋军落下!

    谢映登大声道:“御!”

    盾阵后的士兵整齐划一的将一面面盾牌朝天举起,与前方的盾阵组成一个高大的斜坡。

    ‘当!当!当!当……’

    小斧如雨点一般落在盾阵上,撞击出一串串火花,盾阵甲士死死的抵住盾牌,但还有一些斧子从缝隙中落下,贯入兵士前胸,血迹飙飞!

    ‘填!’

    谢映登一声令下,很快有又甲士补充完整。

    ‘掷!’第一波堪堪挡住,第二股接踵来临。

    ‘掷!’

    ‘掷!’

    十轮过后,斧子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只是这将近五万把斧子,竟然没有给对方造成多大损失,窦琮怒火中烧,正要下令强攻的时候。

    谢映登命令道:“预备!”

    “喏!”四周喊声震天。

    窦琮心中一寒,看向玄重门城墙,宫墙满是全身披挂弓弩手,一支支寒光闪闪的大箭斜指而下

    “原来他们一早就藏在了这里,只是,皇宫之中,哪有这么多人?玄甲军不是走了三千么?按道理说,此刻应该在皇城之前啊。”



    弓弩手摆弄强弩,瞄准。

    冰冷的箭头在火光下闪耀嗜血的寒光。

    窦琮心头发颤,整个人犹如被一盆冰水从头浇下。

    “射!”



    嗡嗡之声乍响,这是弓弦崩紧回弹声音,数不胜数的弓箭如同过境蝗虫一般笼罩向城下五千死士。

    钢铁城堡内一片大乱,人头攒动,突来箭雨使在城堡内的五千多名瓮中之鳖哭爹叫娘,向枪盾枪奔逃,你推我攘互相践踏,哭喊声、惨叫声,哀求饶命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‘刺!’

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,巨盾中的长矛狠狠地朝外刺出,刺入人体的‘噗噗噗噗噗噗’之声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长矛收回,一具具被洞穿的尸体倒在了巨盾之前。

    ‘刺!’

    长矛再次如吐信毒蛇,从洞孔之中穿刺而出,又带走了无数条鲜活的生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枪盾阵发威的同时,弩箭接连发威。

    ‘射!’

    ‘射!’

    ‘射!’

    火光之下,那一张英武的脸,弥漫着浓浓的煞气。一个个预示着死亡的‘射’字,从他冰冷无情的喊出,让人头皮发炸。

    一波波箭矢如瓢泼大雨倾泄落下,掀起了一波波腥风血雨,死亡的盛宴在大兴宫瓮城之中上演。

    玄重门城楼。

    杨侗看着企图攀爬上盾阵的死士,连眼角的余光都不动一下,跟一座雕像一样,冷冰冰的,仿佛没有丝毫人类的情感。

    韦云起、房玄龄、杜如晦等人亦是一脸漠然。

    观战的人,没有人喜欢荼毒同族族人,但此时此刻,大家没有人抱有半点同情、怜悯。

    只因——

    死士!

    早已泯灭人性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人,只是关陇世家手中冰冷冷凶器,代替主家在黑暗中,做了许许多多伤天害理之事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愿是不愿,但荼毒无辜却是事实。这些估且可以称之为人的‘人’形凶器,死有余辜。

    ‘停!’

    五轮连射之后,谢映登抬起了手中的令旗,如暴雨般的箭矢始才停止。

    死尸已经铺满了一地,一支支如同长矛般的大箭钉在尸体之上,如若密密麻麻的麦杆一般,许许多多尸体被钉在半空之上,临死前还保持着前扑之势,像是被定身法定住了似的。远远看去,这些尸体仿佛是一支往前冲锋的英烈雕像一般。

    英烈,也可以说是。

    对于世家大族来说,他们的确实是英烈、忠骨。可是对于隋朝和无辜受累的百姓来说,他们是一群魔鬼

    这些尸体,每一具都有几支、十见只大箭。

    也是这些大箭支撑起他们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些头颅完整的尸体,大睁的眼睛残留着恐惧、绝望和不甘。

    夜风吹过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籁俱寂之中。

    一处高高垒起的尸山缓缓的动了,一个、两个血人从死尸堆中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此行的主将窦琮、军司马裴律师,在隋军放箭之前,两家死士以人墙、人堆将二人护住了,使二人侥幸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窦琮肩上已经被大箭射穿,脸颊也被划过几道血痕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用战刀将肩上外露的箭杆斩断,用手把肩后那一半狠狠地拔出,然后吃力的站了起来,望着满目血腥的惨烈景象,思绪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一会儿,一座座尸山动了起来,一些侥幸活着的人都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窦琮张目四顾,发现五千多人活下来的已经不到百人,余者全部被强弩射杀干净。

    “完了,全完了!”

    窦琮一屁股坐在尸山上,心里空荡荡的,只有这个念头不断在脑海中回荡。

    “启禀殿下,反贼已被清理,您看……”谢映登躬身向杨侗请示道。

    杨侗望着下面堆叠如山的死尸,道:“除了窦琮和裴律师,余者皆斩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……”谢映登触碰到杨侗的眼神,赶紧止住话头。

    “杀得了人,我也能镇他们鬼魂。”

    杨侗一挥手,命令道:“斩!”

    “喏!”谢映登一声令下,枪盾阵从中裂开,从中冲出一群甲士,他们在尸堆中翻找活着的人,凡是遇到活人,一律刺死。

    还有一支队伍逼向窦琮。

    窦琮便要自刎,却被一箭射穿了手臂,战刀落到了尸体之上。

    “殿下不同意。”谢映登缓缓收下长弓,冷然道:“阎王不敢收。”

    很快,窦琮便被押到了城楼之上,他此时万念俱灰,一心求死,“杨侗,你若有本事,你就杀了老夫!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想杀你,你也的确该死。”杨侗冷冷的注视着他,忽然一笑道:“但是我还没有玩够。”

    “玩?”

    窦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,他向踉跄的后退几步,怒火在心中再次燃烧,他厉声喝道:“几万条人命,你一个‘玩’字就打发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自己愚蠢,怪不得别人。”杨侗依然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    窦琮呆住了,几万条人命在杨侗心中居然只是玩儿?这心肠得有多狠?

    良久,窦琮心中的愤怒却神奇的消失了,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种深深的悲哀,惨然一笑道:“是!我们都很愚蠢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问题等会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杨侗看向了裴律师道:“裴律师,我在闻喜放过你一回了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。”

    裴律师深吸一口气,朗声道:“秦王殿下,我现在是大唐使臣,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!”

    够无耻!

    众人抱以仰慕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我大隋乃是天朝上国,确实不会做出杀使之事!”杨侗笑了一笑:“可李渊是什么?他是我大隋王朝的乱臣贼子而已。你自己说,区区一个乱臣贼子,有何资格与大隋正统的本王对等?而你是乱臣贼子的走狗,本王杀你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是啊!在大隋王朝的体系之中,李渊确实是乱臣贼子。



    便是裴律师也无话可说。在他的观念里,杨侗也只是诸侯之一,忘了杨侗是隋武帝子孙这一重身份,更忘了大隋是正统这一回事。当杨侗将这重身份摆出来时,李渊、李密、王世充、萧铣、窦建德等人都是贼,皇家子孙代表的是正义,杀贼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在长安的这些动作我不知道?我知道得一清二楚,但我就是不说、不干涉,为何?”

    杨侗朗声一笑:“因为我知道长安城的毒蛇多,可是我又不知谁是毒蛇,有多少条毒蛇,所以需要你一一引出来!你如今已经把这些毒蛇都引了出来……那你没用了!斩。”

    裴律师面色惨变,可笑自己一直以为将长安中的隋朝官员玩弄鼓掌之间,如今看来,自己根本就是一个跳梁小丑,在李靖、裴仁基等人眼皮子底下蹦跶,还自以为得计,却不知成了对方手中的刀子,等于是帮隋朝将这些人拉到明面上,这些人皆是关陇、关东、南方世家在长安的中坚力量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人一夕覆灭,长安城乃至整个关中,将再也无人能够对隋朝、对杨侗形成内患。

    自己,分明就是被杨侗利用了,看着杨侗那张小人得志般的笑脸,裴律师气的浑身哆嗦,指着杨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死了,咱们的老丈人会给临海大姨姐找个如意郎君的,安息吧你。”

    杨侗笑脸一敛,霍然道:“斩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来!”

    一抹寒光一闪,只见杨昆手起刀落,裴律师一下栽落到了城下,尸体落地后,头颅才骨碌碌滚落下去。

    鲜血溅在了杨侗的下摆,杨侗却丝毫不在意。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