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农门猎女 > 第169章 陪媳妇儿
听书 - 农门猎女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169章 陪媳妇儿

农门猎女 | 作者:白羽凤麟| 2020-06-10 22:23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一个横眉冷目、一个嘻皮笑脸。

    新婚夫妇的第一天,也算是第一个正餐,就在这样别扭的气氛里吃完了。

    林燕娘忍了一路,才没在吃饭时说话,这时候放下碗筷才看向他,说起正事儿。

    “昨晚你回来只买了镯子,这东西贵重,要不回门就不用点心了,家里边这些点心都给小的们吃算了,天热,搁久了也不新鲜。”

    “好,等下他们过来就分给他们,后天回门,我明天去趟镇上买新鲜的好了。”云靖宁连忙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跑来跑去,家里还有酒,还有一些布料、干货,我随便挑些就是很丰厚的礼了。”何况还有玉镯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骑马很快,你要不要去?我带你去。”云靖宁却不以为然地笑着,还主动邀她。

    林燕娘眼睛亮了亮,但想到昨天是他骑马迎的亲,想到他的无赖性子,她顿时什么心思都没了。

    摇头道:“我不去,我在家还有很多针线活儿,天热起来了,要多做几身换洗衣裳。”

    所以,她是绝对、绝对不会跟他同骑一匹马的!

    男人却是目光微闪,笑道:“那好吧,明天早饭后我就去镇上看看,你喜欢吃什么点心,我多买些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话说,你哪儿来这么多钱?”林燕娘没说她喜欢吃什么,却突然盯着男人,一脸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他打猎的钱可都把大头上交了,当初做成本还剩下的那些钱,应该也抵的抵、还的还了吧?

    毕竟他们收猎赚来的钱,成亲这么多东西早就该用完了。

    可怎么如今看他的钱袋子好像就没空过?

    “我成亲这么大事儿,我兄长过来难道还会空手?”

    云靖宁却是一句反问,就把林燕娘所有的疑惑给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也对,他没钱,他兄长难道还没钱?兄弟成亲又不在家里,随手给些也能不少吧?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便转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她去将箩筐中剩下的几包红豆糕、五仁酥饼、山楂糕和豌豆、杏子果脯、红枣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昨晚给小的们分的是绿豆糕、山楂糕和小麻花,剩下的这些今天也要分出去,总不能她一个人收在屋里吃。

    另外把那些干菜也准备送回娘家去,她这边又没建厨房,吃的喝的不还得从家里做出来?

    她突然抬头,看着蹲在一旁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做就去磨箭头!砍柴!打水!喂马!”林燕娘板起了脸,有些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两个之前都很忙的人,突然闲得无所事事的样儿,她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别闹,我忙着呢。”云靖宁却一本正经地道,也看了她一眼,“我陪媳妇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燕娘突然脸红,板着的脸怎么也端不起来了,别开眼时骂了一句,“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唉,有个容易害羞的媳妇儿怎么办?”云靖宁却是一叹,眼中的笑意却暴露了他的调侃。“要不,咱们再回屋睡睡去?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林燕娘吓了一跳,顿住手一脸警惕地盯着他,“你找事情做去!别跟着我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你是我媳妇儿,我不跟着你跟着谁?”云靖宁继续说,一副要将无赖进行到底的架势。

    林燕娘平日里脾气暴躁、性子凶悍泼辣,但毕竟初为人妇,自己还没从这个身份反应过来,何况还是一个……这样的男人?

    一时她还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,只是很容易就被逗红了脸,惊慌失措全无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你去打水,我还没洗衣呢,得赶紧洗衣!”

    林燕娘将昨天就清理过的那些干货里腾了只空筐。

    就把熏肉干、鱼干、木耳、笋子、红薯粉丝、冬菇、黄花、干腌菜、干萝卜丝、干豆角全部装进去。

    往他面前一推。

    “你不方便就去娘家,你在这头喊灿儿和杰儿接过去,再让他们打水送到外头,你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云靖宁微笑,不打算说他不但昨晚过去了,今早还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提了筐就直接穿过林家菜地,将箩筐搁在草垛上,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林灿和林杰就从堂屋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干菜,拿去让娘整理一下,你们俩吃完饭了吗?我媳妇儿要洗衣裳,你们打了水搁在那边院门外,我来提。”

    他吩咐着。

    哥俩立刻答应了,抬起筐就往堂屋里跑,再去厨房拿水桶。

    云靖宁也回去拿桶,家里准备了一只椭圆形加盖的蓄水桶,其实就是充当水缸来用。

    还不占地方,平时可以搁在屋檐下、搁在杂房、搁在堂屋、搁在澡间,都行。

    现在就被他搁在马厩旁边杂房檐下。

    这次他拿了扁担挑起一担空水桶去了林家院外。

    哥俩打水的水桶比他的要小一点儿,来回抬了三桶水,才把他这一担灌满。

    林平安在堂屋那儿看着,只是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林燕娘把点心分了一些出来放到东屋小几上,剩下的重新用油纸包好,等小的们过来时再给他们拿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看到男人挑水回来了,她也连忙去把洗衣盆拿出来搁在院子里,再把昨天他们换下的衣物抱了出来,一件一件整理着。

    云靖宁又跑了一个来回把蓄水桶灌满,再把水桶也堵上,才去喂马,没有再奕步奕趋地守着媳妇儿,适当拉开距离让她缓缓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哥俩就过来收碗筷了。

    林燕娘连忙把那些吃的给他们,又叮嘱他们:“回家让爹娘也尝尝,这个买两天了,别舍不得吃,搁久了会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林灿应了。

    “保证吃完!”林杰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这会儿林雪没来,正在家里抹桌子呢。

    哥俩走后,林燕娘继续回来洗衣,云靖宁忙完就拿了本书坐在一旁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六月初七阳光明媚,午后的气温有些热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屋子是新起的,青砖黑瓦高墙,还是很凉快的。院子又建的宽檐,也遮挡了不少阳光。

    林燕娘坐在屋荫里,一边忍着身体不适、一边努力洗衣,不时悄悄瞥一眼离得有些近、但总算安份不少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娘子,想看为夫就光明正大地看,为夫整个儿都是你的!”男人头也没抬地盯着书,却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