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蜀汉之庄稼汉 > 第0745章 斩头截尾
听书 - 蜀汉之庄稼汉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0745章 斩头截尾

蜀汉之庄稼汉 | 作者:甲青| 2020-01-15 00:3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“君侯,情况有变。”日头偏西的时候,暗夜营的队长又过来报告新情况,“曹贼似乎有动静?”

    冯永一惊,“被发现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是西边发现新的贼军。”

    冯永心头一紧,“有多少人?

    “暂时不知,现在营里的兄弟正在想办法探清楚。不过看起来,里头有许多车乘和牛马,看起来像是在押送粮草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留在山顶上负责观察敌情的张远也气喘吁吁地跑下来,手里还紧紧地握着冯永暂时让他保管的望远镜。

    “山长,曹贼送来了一批辎重粮草。”

    这是……后勤部队?

    冯永的心思立刻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西而来,要么是金城派出的,要么是从黄河对面过来,从金城渡河而来。

    向东而去,目的地肯定只有一个:榆中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小营寨就是一个中转站,或者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。

    从在山里的一路通畅,到山口无人把守,再到眼前这支魏军辎重队就这么大喇喇出现在自己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让冯永心底越发肯定了一件事:姜维的猜想很有可能是对的,金城的魏军根本没想到自己会翻山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刘浑和陈式做了什么,让河西的魏军守将没有通知金城这边。

    也或者已经通知了,但金城守将根本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这都是一次绝佳的机会。

    冯永想了想,又让人把李简叫过来。

    “君侯,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李简原本戴着的头帻早就不见了,因为在山里行走,容易被树枝杂草挂到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外袍还破了几个口子。

    这个世家子看起来虽然没有吃过太多苦,但这一路却能咬牙坚持下来,倒也让冯永高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从南边翻山过来,这条路,知道的人多不多?”

    冯永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少,毕竟族中的商队从山里出来,也瞒不过人。”

    李简不明白冯永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,他还特意指了指外头。

    “山谷外头的平地上,以前还有一个小村子。其实那就是族中商队从山里出来后,落脚过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冯永立刻就想起了那个小营寨,“可是如今外头可没有什么小村子,只有一个曹贼的营寨。”

    李简听到这话,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教君侯得知,自大汉北伐平复陇右后,那榆中和金城附近的百姓,多有被迁去了河西。”

    “没迁走的,大多也是在城里和外城周围,其他地方哪还有人烟?”

    “所以族里的商队去年最后一次翻山过来时,那个小村子就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自己的家族,李简亦是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当年狄道可是去西域的必经之路呢,后来虽说大伙都从金城走,但家族的商队走旧路也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要到西域去的嘛!

    没想到百余年羌胡作乱,让这条通道彻底被堵死。

    后来家族好不容易又新开了一条路,虽说不太方便,但总比没有好。

    谁知道又遇到汉军北伐,得,这一回连关中都去不成了。

    幸好还能从蜀中李家手里拿到些蜀中特产,总算是能勉强吊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谁料到陇右汉魏之争才停,陇西又有羌胡作乱,连狄道都差点被胡人占领。

    所以有时候李简实在是怀疑,莫不成李家祖坟的风水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要不然陇西李家的气运这些年来,怎么越来越弱?

    冯永自然不清楚李简的心思,他听到李简这些话,想起官道上没有什么人烟往来,这才恍然过来。

    同时在心里更确定了金城守将对这条偏道根本就是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“去,把三位将军都给我叫来。”

    冯永吩咐张远。

    李简识趣地告退。

    待得知外头的真实情况后,姜维脸色激动,第一个就开口道:“君侯,此乃大好时机!”

    “粮草乃军中根本,曹贼的粮草在这里出现,那么金城定然是已经派出了援军前往榆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要从后断其粮草,曹贼军中无粮,则前去救援榆中的曹贼则自溃矣!这可比牵制金城贼兵好得多!”

    嗯,这个发言很符合姜维的历史人设。

    有时候喜欢用奇兵险兵,要么大胜,要么大败。

    冯永看向张嶷和句扶,但见两人亦是以热切的目光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君侯,敌之粮道,多是重兵小心护卫。如今这等机会,万中难寻,切不可失机!”

    张嶷虽是稳重一些,压住了声音,但语气却是急切。

    冯永沉吟,“这些只是我们的猜测,你们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姜维张嶷句扶三人互相看看,最后还是张嶷开了口:“少说也有七八分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还有三成危险?

    冯君侯心里有些小小的遗憾,其实我是想要个九分……剩下一分给天意。

    “好!那我们就劫了这批粮草。”

    冯永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对金城与榆中的情况是一无所知,若是能劫下这批粮草,至少能从曹贼嘴里得到一些消息,也好做出应对。

    魏军的校尉站在营寨外头,不断地吆喝着那些辅兵民夫,让他们把粮车辎重按规矩摆放在营寨里头。

    同时又让他们把各类牲畜安置到营寨周围。

    有人赶得急了,车上的粮草一下子就翻了出来,引得校尉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急着找死呢?!这可是前方大军的粮草,若是出了什么差错,看你们够几个脑袋砍的!”

    守着营寨的军侯领着人出来帮忙,这些粮草得在日头落山前都要安置好。

    里外皆是一片繁忙混乱。

    “杨校尉一路赶,想必早已疲渴,营中早已准备好吃食热汤,不若先进去休息一阵。外间之事,且交与下官就成。”

    军侯对着领头的校尉说道。

    校尉点点头,正待转身,一个正好搬着粮草从两人面前经过的民夫突然手一抖。

    “蓬”地一声,粮袋掉到了地上,口子开了,黄澄澄的黍米撒了出来,与地上的尘土混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校尉大怒,大步上前,拿着刀柄狠狠地砸在民夫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民夫被砸倒在地上,脑门很快就流下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他惨叫一声,正待去捂伤口,哪知突然眼中露出惊恐之色,转而伸出手指指向校尉的身后。

    同时张着嘴,啊啊地叫着,似乎想要拼命说话,但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装死呢?还不快点起来干活!”

    校尉举脚正要踩下去,胳膊突然被人拉住了:“叔……叔……”

    你叫谁叔呢?

    校尉怒转过头去,张着的嘴就再也合不上。

    在偏西日头金色的照耀下,无数的蜀军从山谷中涌出,如同涌动的红潮,正向这个小小的营寨逼来。

    “杨校尉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只带着不足两百人守卫营寨的军侯最先反应过来,脸色惨白无比。

    还没等校尉说话,不知原本正在忙碌着的民夫谁喊了一声:“汉军来了!”

    于是以小小的营寨为中心,“轰”地一声,有不少民夫一下子就如同无头苍蝇,四处逃散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大的石块砸到城墙上,即便是躲在城门里头的魏军士卒也感觉到了城墙的阵阵悸动。

    有些受不了这种声音的士卒,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若不是魏国严厉的军法,会株连到家中的父母妻儿,只怕已经有人开始溃逃了。

    在汉军停止抛射石块的间隙,可以听到城外隐隐传来喊杀声。

    魏军的士卒知道,这是从金城过来的援军正试图冲破汉军的拦截。

    “老夫入你阿母啊!”

    金城太守张华看着前线厮杀的士卒被逼退回来,不由地指着西面的榆中城跳脚大骂。

    “老夫领军前来相救,魏平你死了吗?连出城呼应都不敢?”

    三个月前,凉州刺史徐邈任命敦煌张家的张恭为金城太守,张恭以年老婉拒。

    徐邈又欲以张恭之子张就代之。

    张恭无奈,只得举荐从弟张华为金城太守。

    徐邈以敦煌张家著于河西为由,特允张就与其族叔一起上任,任金城长史。

    张家叔侄两人才到任三个朋,就遇到汉军大军进攻榆中。

    张华让侄子张就守金城,同时负责粮草的运送,自己则亲自领军前来救援榆中。

    没想到榆中守将魏平居然连头都不敢露,更别说是出城呼应自己。

    这如何不引得张华破口大骂?

    只是城内的魏平却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汉军刚到城下时,他并不是没有尝试着试探一下对方的深浅。

    哪知对面那个长着枣子脸的武将,实是不凡,一下子就把自己派出去的将士杀得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几天来,那无数的石块不断地砸到城上,有几个倒霉的士卒,在所有人的目光下,生生被砸成了肉酱。

    委实恐怖无比。

    虽然汉军没有攻城,但城中的将士士气却已经开始低迷。

    那漫天飞来的石块,轰隆作响,如同天雷。

    有些巨石落到城内的,直接就把地面砸出个大坑,陷地三尺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攻城器具。

    城中甚至已经有人传言,汉军得到了鬼神相助,行了法术,能在数百步之外把巨石扔到自己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每每有巨石砸过来,站在城墙底下躲着的魏兵都是心惊肉跳不已,更别说迫守在城墙上的守军。

    城头的每个人都是紧紧地靠在女墙后面,感觉着城墙的震动,总觉得城墙下一刻,就会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魏延此次没有把榆中全部围死,他仅仅是围住了南边和西边。

    北边是大河,堵死了去路。

    唯一的活路就是东边。

    但东面不好走。

    魏平知道,在蜀虏取了陇右之后,原本大魏在河东,其实是有三个据守之地。

    除了金城和榆中,还有一个武威郡的祖厉。

    但自蜀虏学着大魏,有样学样地任命了一个护羌校尉之后,祖厉就不得不放弃了。

    因为蜀虏的那个伪护羌校尉很恶心,直接把治所放在平襄,就如同顶到榆中和祖厉的咽喉,让人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更恶心的是,那个伪护羌校尉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,能让陇右胡人那般听话。

    榆中因为靠在大河边,又有金城相互呼应,所以不用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但祖厉不一样,隔得太远,孤城难守,又经常受到从平襄方向过来的胡人的侵扰。

    所以还没等蜀虏出兵,大魏就不得不主动放弃武威在河东的地界。

    现在那里已经是胡人的放牧之地,甚至有传闻说,蜀虏正在那里给胡人划分草场。

    魏平完全可以猜得出,若是自己敢从东面走,那些已经成为蜀虏之狗的胡人,一定会在路上不断地撕咬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最好的办法,还是得等金城援军过来,要么击退蜀虏,要么与金城援军相互呼应,一齐退回金城。

    魏延带了两万多人过来,又只围了两个方向,再加上暂时不用士卒攻城,所以兵力自然还算充裕。

    但从西边过来的金城援军让人无法专心对付榆中城内的曹贼,魏延的火气渐渐地有些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冯永究竟怎么回事?说好的牵制金城曹贼,现在金城的曹贼都到榆中城下了,他人呢?”

    待日头落下,双方息兵,魏延在帅帐里大发雷霆,“他带着上万的兵马,去游玩了吗?”

    负责阻击金城援军的南安太守高翔,听到魏延这个话,只能是安慰了一句:“或许冯君侯有什么事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两军分兵,难以通信,不能及时呼应,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高翔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担心的:冯君侯,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?

    相比于魏延,年少才高,在北伐中有亮眼表现,又在治理陇右时有出色手段的冯永,自然让高翔觉得更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从荆州一直追随先帝入蜀的将军,高将军自然是很有原则的。

    肯定不是因为荆州派人士从那些什么汉中庄园啊,南中甘蔗啊,陇右毛纺工坊之类得到利益,才愿意与冯永亲近。

    魏延气犹未消:“我担心者,是看着榆中城只怕支撑不了两天了,若是城破,曹贼或拼死一战,若寻路而逃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西边有曹贼援军在侧,我们如何全力歼贼?”

    高翔却是另有看法:“魏将军,若是没有冯君侯的工程营,我等何能这般快速破城?且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魏延哼了一声,不接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去,问向站在下边的霍弋:“按现在的情况,还有几天可以破城?”

    霍弋此次是护羌校尉府派过来暂领工程营的人,他的最主要任务就是只管紧守好工程营,不许别人胡乱插手指挥。

    他自知资历浅薄,所以每次都是站在最边上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魏延亲自问话,这才站出来:“回将军,只要石块足够,两日后必可破城。”

    这个是工程营总工程师文实的说法,霍弋只管转达,其实他对工程营那些操作术语也是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“好,我就再等三日。三日后,若是冯永再无消息,那就放开西边,我们只管拿下榆中城。到时曹贼逃散,皆是冯永之过!”

    魏延咬牙道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看起来是分兵两方,但实际上只需要挡住西边之敌就行。

    等榆中城墙坍塌之时,就是攻城之日,到时若是再分兵,就是自陷险地。

    因为城墙的倒塌,只是攻城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士卒攻入城内,清洗完城内贼人,才算是真正的破城,所以到了那时,别说是想法子围歼败军,只怕连阻击西面之敌都勉强。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