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四宇天际 > 擂台卷 八、渡口拦杀
听书 - 四宇天际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擂台卷 八、渡口拦杀

四宇天际 | 作者:翠筱寒玉| 2020-05-23 14:17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话说当年武元功前往东海小蓬莱拜访朋友,阴差阳错间与“九现云龙”柳松凉交上手。

    当时那一战,真打得是昏天黑地、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幸好,他们的好友及时赶了回来,这才制止了两人之战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两人握手言和,但这个心结,却始终没有解开。不仅是他们,武林中繁简之争一直未有间断。是诡异多变的招式更胜一筹,还是直截了当的杀招更有效呢。

    今日见到有人使出柳松凉的剑法,又勾起了武元功当年的回忆。

    时过境迁,多年过去后,两人都有了传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武元功的徒弟实在太不争气了,不自量力争夺武林盟主不成,反而削了师父的面子。

    既然在此擂台看到劲敌的门人,那他就出手一试,看看他们两人的弟子,到底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想到这,武元功双手再掐剑诀来攻。

    面对实力高出自己的前辈,魏广生不再敢掉以轻心,更收敛锋芒,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魏广生随师父所学的《八卦篆文夺命连环剑》,乃是一名古时剑道高手,根据八卦古体字所悟出来。

    话说当年人皇伏羲悟天地变幻之道,创造出了天下闻名的伏羲八卦。

    这乾、坤、坎、离、震、巽、兑、艮八个字,也不是伏羲平空胡乱所写,而是在内心演算,可沟通天地。

    后世人依次八卦创造出了法术、排兵布阵、预断吉凶。

    可是,随着一场又一场的大战,这些先人的智慧精华,也随着统治者的畏惧而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到最后,这八个古体字,也被人用其他文字所代替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少年以后,一名道人打算归隐山林,潜心悟道。

    与其他专寻名山大川的名僧高道不同,这位道人选了一座不知名的山林修行。

    一日,道人所住的山洞附近发生了地震,洞口坍塌,道人被困在当中。

    还好道人常年住在洞中,甚少下山,因此在洞中存了不少粮食与水。

    地震过后,这山洞的地貌有了一些变化。原本的一处山壁上,石壁脱落,现出后面的一条甬道。

    甬道的尽头,露着一点点的微亮,似乎是出口。

    在通过甬道的时候,那名道人还发现,这其中有个山洞。

    山洞很干燥,什么也没有,只有墙壁上,刻着一幅八卦图。

    看到八卦图,以及周围八个古体字,道人立即眼前一亮,心似触电一般,即有所感。

    这名道人,年轻的时候,也是以剑术闻名。中年后家中突遭变故,父母妻儿相继病故,这才看破红尘,出家当了道士。

    因此,看到这八个古体字,一套剑法的雏形,如一粒石子丢入平静湖面的涟漪一般,逐步荡开。

    当时,那名道人已经七十岁了。

    当他九十岁再出江湖的时候,便是以这套《八卦篆文夺命连环剑》,再次名动天下。

    可当年那名道人,虽然看到了八卦的本源古字,但天资有限,只得其形,难明真髓。导致其所创造之剑法,以招式见长。若是当年看到古字的,是三教四圣,那么创造出来的武功,必定威力更加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那名道人,似乎也看出了自己的不足,以纷繁复杂的招式,来弥补招义上的不足。

    剑法中的每一卦剑招,皆能再生八卦,八八六十四卦又可再化,到最后变化万千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代传人柳松凉的资质,并不如当年的那位创始人,至最近才透悟六十四卦剑后的八招变化。

    而这魏广生,不论是学武的资质,还是学剑的时间,都不如其师,到现在也不过学到第二十四卦剑。

    这二十四卦剑,乃是坤八卦、艮八卦、坎八卦。

    此二十四招主防守,是柳松凉见弟子天资不足,怕他报仇心切,特意教给他报名功夫。

    擂台上,魏广生持剑主动出手,进招便是攻守兼备的坎八卦剑。

    水有三态:气态,可隐匿与无形之中,不可捉摸;液态,柔弱处下,可一旦汇聚却奔腾,可是山倾地陷;固态,坚硬胜铁,可阻万千兵马。

    魏广生以坎卦剑对武元功,进可攻,退可守。

    先以进攻的招式试探武元功,如发现不敌,便以艮八卦、坤八卦防御,再伺机反攻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想法,武元功又如何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年的一战,武元功依然记得,更是反复的思考研究过。对方还会有什么样的变化,如何破解这套剑法。

    所以,坎剑八式只攻出两剑,武元功便洞察先机,处处发敌于先。

    剑招才出一半,便被武元功剑指打向破绽处,逼使魏广生不得不半路改攻为守。

    即便是防守,坤卦八剑、艮卦八剑依然变化万千,反可使进攻者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台下,普通百姓看不真切,只见两个人影来回翻转。而那些有些眼力的武者,看到的,却是魏广生似守似攻的剑招。

    连环快攻之下,武元功发觉,对方的武功,在自己徒弟陆九空之上。

    在收徒弟、教徒弟方面,武元功自愧不如。但打来打去,武元功也发现,魏广生来来回回,就那么二十四招的剑法。虽然变化多端,但都是按照谱子来的,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与变通。

    打了半天,已经探知了对方的实力,也比较了双方徒弟的高下。再这样打下去,别人只当是他武元功已大不如前,连一个后生晚辈也收拾不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武元功双手剑诀再加一分功力,左手剑疾如风,右手指威胜雷。

    一旦武元功认真对待,那不论魏广生如何快剑连环,怎样招式变换,也难敌对方剑指的威力。

    整个擂台,被魏广生所发出的剑气震的摇晃不定。

    但在剑招包裹之下,破绽已被锁定。

    但见武元功身似疾风,瞬间来到对方身后,雷霆一指击出,魏广生手中铁剑应声而断。

    笼罩在周围的剑气,顿时溃散。周围看擂之人,身上的压力也是一轻,纷纷大口的呼着气。

    魏广生功力不足,气劲被破,立即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剑断兵败,魏广生实力不敌,输的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但这次上擂台,以归命剑为彩头,除了想名扬天下,同时也想借机查出当年的灭门凶手。

    如此就这样输了,魏广生实在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《八卦篆文夺命连环剑》以招式变化见长,但你的骨骼坚硬,更适合力道刚猛,大开大合的武功招式。”

    打败老对手的徒弟,归命剑的拥有者,武元功心中畅快,便好心提点一下晚生后辈。

    但听到魏广生的耳中,却有种讽刺的味道,似乎说他天资愚钝,还是回炉重造吧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指点。这话,在下一定会一字不差的转告家师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武元功的反应,转身顺着支撑柱便跳下擂台。

    这种带着不悦口吻的回答,武元功也听出对方心中弄个的不快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手的离去。

    武元功本就是天下间成名的剑客,又于擂台上轻松击败了归命剑的拥有者。那些原本有心去挑战魏广生,夺取归命剑之人,一时间也心中犹豫踌躇不前。

    见无人上擂台,武元功便顺着梯子回到一层,对着众人说了几句客气话,便坐到茶桌前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台下,有的人自知不敌,黯然离去。

    有的人心有不甘,怂恿别人打擂台。在喧闹中,擂台上又是一阵冷场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就听一个脚步声走上擂台。听来人的步子,似乎不是个会家子。

    武元功睁眼一看,只见一人手那铜锣,敲了几下,宣布上午的比试结束。

    等中午吃过饭,下午再继续。

    ?????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在平安擂河对岸通向渡头的一条小路上,几个戴着面具,身着灰衣的神秘人,正堵在路口。

    他们的刀,正滴着血。地上,还有三四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把尸体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草丛中便跳出几个人,将尸体拖走。

    “老大,咱们在这杀这些无名小卒,有什么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在意所杀之人是不是出名,而是他们背后的势力。只有整个武林都乱了,咱们义军才会有机会。这几天,我们杀的,不仅有武林正邪两道各门,各派的探子,连朝廷的人也不放过。时间一长,各方皆认为这擂台有问题。到时候他们不论派来多少高手过来,我们都各个击破。那时,便是我们的天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妙计,妙计……”有一个人称赞,其他几人也跟着奉承。

    那领头之人,听得都有些飘飘然了,好像这计划正是他想出来的,被杀死的,都是绝世高手一般。

    “计策却是不错,但由你们几个来进行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几个人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他们各个都带着面具,外表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领头的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过路人。”

    只见不远处,一人缓缓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人离得虽远,但他说的每一个字,却清楚的传入众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待那人走近,众人才看清,来人是个瞎子,一对眼眶里早已没有眼珠了,代替的是一双黄色的球体,手持一根竹竿在前探路。

    看对方是个瞎子,又是孤身一人,众人转眼便又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只听一人高声说道:“喂,瞎子,这条路不通,你赶紧回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?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瞎子好不识趣,让你回头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瞎子笑了笑,这人在说谎,他听得出来,说真话与假话的人,心跳、呼吸节奏不一样。

    能在那么远的距离,把话清楚的传到众人的耳中,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所以,当所有人都看轻这个瞎子的时候,唯有领头的不敢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他在等瞎子回头的一瞬间,发起突然的袭击。

    但可惜,瞎子不上当。

    只见瞎子微微一下,说道:“我有个朋友,是个瘸子,前段时间便是往这里来,结果就再也没有回去了。不知他的尸体是被你们丢进河里了,还是就地掩埋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瞎子说的没错,前几天,这里确实来了个瘸子,打算去渡头。但本着宁错杀不错放的原则,那名瘸子也被他们给杀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尸体,有专门的人处理,不需要自己来管。

    见来者可能是为同伴报仇的,众人立即握紧手中的刀,准备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可就在众人刚有这想法的时候,那瞎子已经出手。

    那人虽眼瞎,但听音辩位,动作更是迅捷如雷。瞬间便来到领头之人的眼前,在他讶异之际,瞎子已经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那名领头的连惨叫也没发出,头颅便给轰爆。

    这一下势大力沉,不仅被杀之人头颅血肉横飞,连带着周围的人,也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身在半空,头脑尚在嗡嗡作响,瞎子连环拳再出。

    可悲的一众人,有的半空炸出一团血花。有的外表看似无恙,实则内在筋骨碎裂。更有凄惨的,皮肉炸开,一副完整的骨架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杀死这数人,只在刹那间。躲在草丛中的众人,连冲出去帮忙送人头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见剑气横飞,人头与野草撒落满地。

    “杀个人,搞的这么恶心。”暗中一个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嘛?”瞎子冷笑道:“我怎么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看不到,这到处的血腥味,你也闻不到?”

    “还真闻不到。也许是被你所杀之人射出的血味给掩盖住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废话了,赶紧过河吧。这次,也该轮到我们显显能耐了吧。要让他们那些自命清高的人知道,那些他们平时看不起的残废,是不是真的废人。”

    ?????

    经过一个中午的休息,一些人深思熟虑了一番,终于决定,下午上擂台挑战。

    正所谓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。

    自己辛辛苦苦来到这里,不就是为了打擂台,好留个名声。就算明知对手武功高强,上去拼个被打下擂台,那也比胆小不敢上去要强。即便以后退出江湖,在家养老,也有跟人吹牛的资本。

    于是,下午擂台刚开擂,武元功走上台,还没说一个字,就看一壮汉,噌的一下子冲上擂台,朝武元功一抱拳。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