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寻唐 > 第六百二十章:这是李泽的胜利
听书 - 寻唐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六百二十章:这是李泽的胜利

寻唐 | 作者:枪手1号| 2020-01-14 19:2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李泽出现在银州城的时候,拉扎已经于三天之前撤走了。从吐蕃兵入侵安绥节度辖区至今,已经是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了。光是银州之战,便打了近两个月,最终,唐军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右千牛卫在柳如烟的带领之下插到了银州的西南方向,张嘉封住了东北,留下的唯一的小口子,如今也被李德带着近两万骑兵以及夏州兵给堵上了。而在拉扎的正前方,是韩琦李存中的左武卫,是王思礼的左千卫以及从河中府赶来的屠立春的左威卫,这还没有把李泽的亲兵营以及李瀚的陌刀营算在其中。

    拉扎近十万大军,现在被完整地封锁在了银州辖区之内,而在李泽大部队逼近的时候,拉扎撤往了横山一带,准备着最后的困兽犹斗。

    李泽在城下,韩琦在城上。

    整个银州城已经破破烂烂的不成模样,到处都是残缺的口子,有一段城墙干脆尽数垮塌了,内里竖起了一道栅栏,栅栏的后方,一个个的麻袋甚至是破布装着的沙土堆集在其后。

    城外士兵盔甲明亮,精神抖擞,城上士兵破衣烂衫,蓬头垢面,伤痕累累。近两个月的苦战,左武卫硬生生地用四万军队,在银州城以及抚远两地顶住了拉扎十万吐蕃军的进攻,尤其是最后半个月,已经知道大事不妙的拉扎,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疯狂的进攻。

    银州,抚远成了名副其实的绞肉机。

    双方大量的士兵便在这一场场的拉锯战中将性命葬送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李泽举起了手,微微招了招。

    城下,左千牛卫以及李泽直属的亲兵营,陌刀营的旗帜先是高高地举了起来,然后向前倾了四十五度。

    闵柔率先跃马而出。

    包括狼骑在内的三千亲卫营骑兵纵马绕城而奔。

    旗帜飘扬之中,闵柔举起了手中的斩马刀,高声大喊:“左武卫,威武!”

    三千奔跑的骑兵,在如雷的马蹄声中齐声高呼:“左武卫,威武!”

    城下,列着整齐队列的左千牛卫三万士卒,齐齐地举起了手中的兵器,跟着高喊起来。

    左武卫威武的喊叫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幸存的左武卫士兵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韩琦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李存忠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韩锐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面对着敌人的亡命进攻,面对着一次次的危若累卵,他们没有流泪,没有害怕。面对着一个个的战友死在自己的面前,他们没有流泪,但这一刻,他们流泪了。

    李泽,用最高的礼遇,向着这支在银州战斗了近两个月的军队致敬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管是韩琦也好,还是李存忠韩锐也好,都觉得这两个月的坚守,值得了。

    不管曾经有什么样的矛盾,但当面对外敌的时候,大家终是能携起手来,一同迎战。

    李泽翻身下马,大步向银州城内走去。

    城上,韩琦抹了一把眼泪,带着李存忠,韩锐,亦是赶紧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城门口,李泽向着韩琦一揖到地。

    “韩尚书,辛苦了!”

    这一声辛苦,李泽说得是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银州之战,韩琦有多种选择,但他选择了最难的一种。选择了一个对河东最不利,对自己最不利,但却对整个大唐最有利的方案。

    这一战过后,韩琦赖以存在的,赖以与李泽较个上下的河东基础已经不复存在,左武卫伤亡惨重,但却让大唐最大的威胁吐蕃,在此战之后,再也无力对大唐发起主动性进攻。此战过后,镇州朝廷纵然还没有一统天下,但与吐蕃却已经攻守易势。镇州朝廷,将会全身心地将所有的力量投入到一统天下的进程当中。

    韩琦没有谦虚,他的确很辛苦。

    这一仗,他竭尽了所能。最危险的时候,他甚至亲自提刀上阵。这一仗,他耗尽了自己的心血,熬白了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恭喜李相,此役过后,大唐西北,至少安定二十年。”抱拳向李泽行了一礼,韩琦心情复杂地道。

    “此乃大唐之喜,当然,也是我之喜,亦是你之喜,同样,也是所有唐人之喜!”李泽上前一步,挽住了韩琦的手臂:“李泽当令人在此勒碑为记,纪念韩尚书的丰功伟绩。”

    韩琦苦笑:“韩某只是下了一番苦力,倒是李相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你才是真正的功臣。”

    李泽大笑:“没有韩尚书在前苦战,再好的谋划也是镜花水月。韩尚书,你不请我进城吗?”

    “城内残破,几乎安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硝烟未尽之处,更能让李泽心喜中。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“你我同行!”

    两人把臂而行,似乎往日的芥谛,在此刻都已经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银州城内的官衙,几乎都拆得没有了。因为这些官衙在建造的时候,用了更多的石料,更多的大木头以及砖块,而这些,守城都是用得着的。

    李泽与韩琦两人到了银州刺史府,这里,拆得只剩下一个偏房了。两人就进了这个偏房,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“拉扎实力尤存,其麾下,至少还有五万可战之兵,其撤到了横山一带,那里丘岭沟壑纵横,地形极其复杂,想要完全剿灭,恐怕还要费一番手脚。”韩琦直截了当的道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,便交给王思礼他们了。”李泽笑道:“一支翁中之鳖,倒也不值得我们费太大的心思了,左右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。”

    韩琦点了点头:“这倒也是。夏州城那边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我抵达这里之前,刚刚传来了不好的消息,杜有才贸然追击撤退中的吐火罗,在统万城中伏,杜有才父子都死在了这一场战役当中,我们的援去军得有些晚了,虽然收复了夏州城,但吐火罗却已经退到了灵州。”李泽摇头道。

    韩琦沉默了片刻,他不知道夏州的具体战斗状况,但杜有才与吐火罗比起来,的确是差了一筹,在利令智昏的情况之下,杜有才遭此大败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河东可还好?”片刻的沉默之后,韩琦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李泽微微一笑,知道韩琦想要问得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范均,司马范,虽然在前期失地失土,罪过不小,但最终,他们还是守住了太原城,战斗到了最后一刻,所以,功过相抵吧!”李泽没有提起河东私藏的那一万兵马,韩琦自然也不会提起。“范均辞去了所有官职,接下来会全身心的发展与吐蕃德里赤南一方的商贸,而司马范也辞去了所有官职,他决定带领大量族人,前往西域,为我大唐重新建立安西,北庭都护而努力。”

    韩琦脸色数变,终究只是长叹一声。范家,司马家这是向李泽投诚了,这也代表着,河东彻底被纳入到了李泽的体系当中。

    “河中方氏勾结伪梁,大逆不道,已经被族诛。”李泽的脸色微微一沉道:“河中这一次死了不少人,但也让我们将这些内奸尽数拔除了,与此同时,朱温派来准备与方氏里应外合的一支军队,也被我们尽数歼灭了。等这一战彻底结束之后,我准备要好好地去问一问朱温,他与我们签定的条约,全是放屁吗?既然他不仁,也就休怪我不义了。”

    摆平了东北,西北两个方向之后,李泽必然会拔刀向南,这是题中应有之意,至于向朱温问罪,只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。

    韩琦挺了挺腰身,突然发现,一场大胜之后,自己却似乎输得一干二净了,从此之后,真的只是一个兵部尚书了。

    “左武卫这一次损失惨重,四万大军,剩下不到一半了,如果再算上那些受伤将要退出军队的,人数就会更多。”他有些难过地道。

    “左武卫当然要补齐。”李泽断然道:“接下来,我准备让左武卫驻防灵州等地,守卫与吐蕃的边疆线,兵源,完全不用愁,夏州兵自然是要整编的,到时候存忠可以去挑好的,至于军官,去年的武举中中试的举子,存忠想要谁,便要谁,再说了,今年春科马上又要开始了,到时候中试的武进士,自然是优先左武卫的。”

    韩琦无可奈何,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没有了河东,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私人势力可以补充进去了。

    左武卫,以后除了高级军官之外,只怕大部分的中级军官,基层军官,尽数要变成李泽的人。换句话说,这支部队,已经不再姓韩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累了!”他意兴阑珊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尚书这段时间太辛苦了,是要好好地休息一下。”李泽也站了起来,笑道:“接下来韩尚书便看着我们大军如何将拉扎一口一口地吃掉吧!不过今晚,我会在中军大营设宴,为韩尚书以及所有左武卫的将领们庆功,还请韩尚书务必要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参加的!”韩琦点了点头,转身向外走去。走了几步,身子晃了一下,险些摔倒,但却终是站直了身子,昂首挺胸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李泽微笑地看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,或者就是最好的。他也算对得起高骈这一辈子的忠义了。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