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玉楼潇潇落仁坤 > 四、募捐
听书 - 玉楼潇潇落仁坤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四、募捐

玉楼潇潇落仁坤 | 作者:北极冰糖葫芦| 2020-02-14 16:4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林桢从一旁款款走出,她早就来了,躲着听墙角,实在对黄安宁这种逗老实人的行为看不下去了,才出来解围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吓唬他了。”林桢瞪了黄安宁一眼,将张大雷拉到一边安抚了半天,才让他相信黄安宁只是逗他乐子,并非真的不嫁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被林桢打断了,黄安宁还有些不尽兴。

    “问你借朱陶几天?”

    “借他干嘛?”

    “赈灾款项数目巨大,后期还有药材物资采购,我须得一个会算账的。”

    黄安宁点了点头,朝着店里招呼了一声,朱陶就带着东儿出来了。

    林桢将事情前因后果跟朱陶交代了,朱陶想了想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赈灾的款项都是各处募捐来的,须得先登记来历,张榜公示,从采购到分发至灾民手中,环节尽量精简,每个步骤都要详细记录下数量、金额,分层监督,避免有人从中盈利。”

    林桢点了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此时最主要的是尽快采购到所需物资,同时管控市场,避免有人借此哄抬物价。我们还有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“两天!”林桢竖起两根指头,“两天后,无论是否能够采购齐所有物资,我们都将出发去江夏。”

    朱陶将东儿托给黄安宁,然后跟着林桢就走。走前黄老板将朱陶叫到一旁,眉眼皱成一团,肉痛兮兮地从怀中掏出个钱袋子。朱陶刚想打开,却被黄老板气呼呼地赶了出门。

    “拿着钱滚远点,事情没办完,别回来!”

    朱陶掂量了下,钱袋里至少有一百两。他朝着黄老板笑了笑,应了声好。

    张大雷也急着要去送手帖,便向黄老板告辞。黄老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“走,走!”

    张大雷低着头,踱步到黄安宁身边,喃喃解释道,“我将婚期延后,一方面是想将婚礼钱捐出去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林大夫两日后便要出发江城,这一路恐怕不会太平。我想向王大人申请随行押运,这一来一回怕是要数月,婚期定是会错过的。我晓得你不开心,但我保证回来后给你补一个像样的婚礼,不会叫你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张大雷灼灼的目光让黄安宁心中一热,拿指头轻轻戳了他脑袋,

    “傻子!谁要什么婚礼,我想要的不过就是早点嫁给你罢了!”说罢,留下一脸茫然的张大雷,带着砰砰跳动的小心脏,转身跑回店中。

    林桢带着朱陶回来时,仁坤堂门口已经挤满了人。王安鹏将仁坤堂是本次赈灾的主角的消息一放出,大量的百姓便涌到医馆。原本坐堂的大夫大都出去采购药材了,只留下林管家一人,此时已是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百姓们见林桢回来了,便将她围了起来,七嘴八舌地询问江夏的疫情。

    林桢素来清冷,不善与人交谈,问什么也就一两字就作答了。倒是朱陶在来时详细了解了江夏的状况,此时见林桢作难,连忙将百姓们都迎了过去,绘声绘色得描述着林桢他们如何从医案中推测出江夏的情况,又如何安排人打听到江夏锁城,百姓们才满意地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问得差不多了,隔壁胭脂铺的老板娘才一拍脑袋,“瞧我这人,怎么将正经事儿给忘了。”许是自家有店,胭脂不要钱,这老板娘脸上抹了厚厚的水粉,一开口,粉嗖嗖往下落。

    “林大夫,我是来捐钱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青年打趣道,“你怕不是要把脸上的胭脂水粉抠下来捐了吧,江夏的小娘子们现在可不需要哦!”

    “滚你个小兔崽子,老娘是来捐的是银子。”老板娘凑到林桢面前,看着她一张不施粉黛却素雅清丽的脸,有些惋惜地说,“林大夫若真需要胭脂水粉,只管开口,我们店里还有些轻易不出手的好货呢。”

    林桢往一旁避了避,挤出一丝笑意连连摇头,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朱陶将众人的捐款一一登记,才发现这捐献的东西除了银两以外,五花八门。甚至有人拉了一车活猪来,说是要送去江夏,让他们尝尝益州的走地黑猪。城中绣房甚至送来了几匹双面蜀绣,绣工精湛,一看就是大师手笔,可这东西送去有什么作用,让林桢很是为难。

    倒是朱陶出了主意,托了城中乡绅将这些特殊的物资义卖了,直接换成银两,采购所需药材。

    这一天间,仁坤堂的大夫们都在四下奔走,董老更是不顾自己年老体弱,亲自出马联络医师协会一众老会员,这益州城的大夫大多是他们的徒子徒孙,他们振臂一呼,益州城的大夫们就全部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多医馆都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,或是四下采买药材,或是干脆到仁坤堂来认领活计。

    王安鹏也组织着乡绅富户募捐,据说是恩威并施,短短半日,又凑齐了五十万两白银,他亲自送到了林桢手中。

    出外采买药材的人带着一车车药材,陆陆续续回来,董老他们原本是打算将药材炼制成蜜丸,这样一来方便携带储存,二来也可以直接分发给灾民。但林桢却担心炼制蜜丸耗时费力,会耽误行程。而且丁丁尚未带回那最后一味药材植楮。

    丁丁将城中的三教九流安排好,就跟林桢说了要回家一趟,去取那最后一味药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你们出发之前,我一定带够植楮回来!”她拍着胸口保证。

    林桢知她此行任务重大,也未多说,只是轻轻帮她整理了下衣衫上的褶皱,丁丁喜白,却有些不拘小节。

    “你快去快回,我在这等你。”

    丁丁应了一声,从院里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仁坤堂众人已经累得够呛,除了朱陶不停用黄安宁给他备下的核桃糖续命,还精神矍铄地接待着纷至沓来捐款的百姓外,其他的大夫大多都瘫倒在医馆内。

    这两天,他们忙着采买药材,将所有药材筛选整理,很多中药不能直接使用,还需简单炼制,这一车一车的药材被送进仁坤堂,似乎永无休止,大夫们一边悲哀于做不完的活计,一边也欣喜越多的药材就能救治更多江夏百姓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